百脑汇服务站

《茕茕白兔》霹雳金银

骷髅论道:

*霹雳同人金银粮食


*原无乡兔体


*傻白甜有恶搞勿当真


*剧情与原剧时间线无关


 


这这这……?!


银骠当家原无乡——变变变成了一只毛绒绒的大白兔!


倦收天自莫寻踪怀中接过兔——啊不,是原无乡。


「交吾罢。」


白兔银蓝色的瞳中闪着一如以往的温柔锋芒。


「好友,别再扯耳朵,会痛。」


说着一对长耳朵抖了抖,划过北大芳秀的指尖。


倦收天无声「啊」了一惊,又细喃一句。莫寻踪听不真切,原无乡一口兔牙却咬了上去。


「讲人话的兔子。好友你是标新立异。」


 


翠环山。


素还真与照世明灯对着不请自来的一人一兔。


「银骠玄解定然无此功效,此状恐怕与阎王武学脱不开关系。」


不愧是掌握文武半边天的素贤人。


慈郎略一思索,同感此论合宜。莫非是原无乡强行修习阎王武学,使功体失衡,蕴生元神兽变异。


倦收天脑中思过三首云蛟和玄同那#%&的元神兽的身姿。不觉收紧了怀中一团白兔。


「素还真,可有法解之?」


素闲,不是,素贤人手中折扇遮去半面表情,只见眼似新月。「此事交吾与照世明灯罢。原无乡如今毫无自保之力,劳你好好照看。」


「不劳。」


北大芳秀揣着原无乡化光卷云而去。


碧波池畔二人复坐,端起半杯茶。慈郎道「好友,别遮了,牙露了。」


 


永旭之巅一屋皆无,大风刮得原无乡不断往倦收天怀里缩,毛绒绒的长耳朵紧紧贴身。


倦收天无法,迁居烟雨斜阳。去厨房端了烧饼撕成小块,将兔,啊不是,将原无乡放在石桌上喂食。


莫寻踪自山下菜市方归,见此急忙拦下。暴躁道「师尊是变兔子!怎能喂他吃烧饼!」吼罢掰了一把羽衣甘蓝凑到白兔嘴边。


原无乡温顺地咬了一口,竟还觉得好吃,简直悲从中来。


但他心性坚忍,此时不愿爱徒与好友担忧,便只眨了眨眼,趴在菜叶上不自觉的抖耳朵。


倦收天又管不住手来摸,可惜只摸到一嘴兔牙。


莫寻踪看着师尊四条毛绒绒的小短腿,疑惑不解。「师尊变成兔子,全身都是毛,按理来说前爪应是银骠玄解才对。」


倦收天听罢握了握原无乡的两只前爪,肯定道。「软的。」


 


莫寻踪游侠情怀,趁着师尊变身大白兔管不得他,既师尊无事尚有北大芳秀照看,日落便卷了行囊出山去也。


原无乡蹦来跳去坐卧不安,倦收天一把将他捂在怀里躺下休憩。


二人年少时于立云坪同修,也曾这般抵足同眠,哦不,现下没有抵足了。


北大芳秀一向闷骚爱炸毛。原无乡与他相知多年,深谙顺毛摸的道理。


如今却被返诸己身。


倦收天轻轻撸着怀中软乎乎的白毛团。原无乡老脸一红,犹豫着磨牙。


「好友,劳烦你照顾我了。这般模样也不知持续到几时……」


「无妨,你我之间何需言他。」


原无乡又抖了抖耳朵,这回倦收天摸上去揪耳朵,却没再被咬。


 


听闻原无乡异状,有客来访烟雨斜阳。


苍是最先到的。不愧为道门八卦,啊不是,道门公关面门。


「吾会协助素还真与照世明灯解决此事,正道还需要银骠当家。」


原无乡身是毛绒兔,却可道人言。弦首大致了解情况后,便不多言告辞。


片刻,山龙隐秀领着医天子,灵犀指瑕等人,好似踏春般浩浩荡荡结伴而来。


「你怎样了?」


「放心,小山。素还真与照世明灯已经在想办法了。」原无乡兔唇开开合合,与山龙交谈起来,倦收天在一旁寡言观望。


医天子眼冒精光却慑于北芳秀之威不敢上手。灵犀指瑕面带红霞跑近前,嘴上说着不可爱,手上还是揉个不停,原无乡勉强鼓起笑脸给她抱了抱。


当然,兔子的笑颜人族大概是看不懂。


众人耽搁小半日,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去了。


方罢,玄同太子挟枫红飒爽而来。身后紫色身影背着飞光剑盒,行踏间不输王子潇洒。


紫色余分例行嘲讽他的王子。「哈,剑声你能听,兔声也要听吗!」


原无乡不在意,团团软爪。「枫树林失约实有缘故,这番情形恐怕还需日后再说。」


倦收天亮剑。「吾代……」


原无乡没等他说完便截断。「吾拒绝!」


「不准拒……」


「就是拒绝!」


玄同不待他们吵完,点点头,拖着嘴里不停的紫色余分而去。


倦收天尚未罢休,燹王从天而降。


「听闻吾之保镖体貌有异,本王来慰问了。」


燹王远远看到倦收天怀中一团白毛,眼芒一闪,还未动作,倦收天已拔名剑指来。


燹王一个虚晃,化光而去。


「嗯,午睡前叫大君抓只白兔,拎去送给哑女表白。」


北大芳秀心情不佳,索性闭门谢客,打拳练剑。


原无乡趴在石桌上观之,时不时抖抖后腿,摆摆耳朵。倦收天小歇时忍不住摸一摸,原无乡也毫无办法。


兔子当久了,会喜欢黏人吗?


 


原无乡变身兔子后,柔软可搓,毫无攻击性。倦收天不放心,只随身揣着好友。


怀中便时常传来这样的声音。


「倦收天,别站着睡。」


「倦收天,别光吃饼。」


「倦收天,练剑注意时间。」


「倦收天,别扯耳朵。」


「倦收天……好了好了,吾不讲了!别捏尾巴!」


倦收天之好友成日担心他这,担心他那。独独忘了担心自己。


北大芳秀揉了揉原无乡完好温热的前爪,静静抱着兔子眺曙光。


 


翌日。


兔,啊不,原无乡要求洗澡,倦收天担心他着凉,不肯为。


「不需要洗。」


说罢看了看自己永远洗不干凈的金衣,嗯,不需要洗。


原无乡近来已习惯做兔,耳朵抖的更自如,时不时睡翻了还,秀一秀白花花毛绒绒软乎乎的小肚皮。没几下北大芳秀投降去烧汤。端了木盆入内,洗兔子。


没一会,湿漉漉的毛绒兔只剩下一小把骨头皮。倦收天将他捞起裹好干巾,揣进怀里,运起九阳天诀。


不消半刻,原无乡又变回蓬毛大白兔。


再一看,大白兔已经窝在倦收天怀中入寐了。


倦收天嘴角一牵,搂着兔子歇了。


 


这一觉却睡到日上三竿。倦收天醒来,往怀中一掏——原无乡不见了!


身腾而起,竟有头晕目眩之感。倦收天无暇他顾,左右皆无兔子的影。想到好友现今状况,更不由得紧张。


「原无乡!」


「怎了,倦收天?」却见人形原无乡自房外入门。手中还端着一碗汤。「来来来,将这醒酒汤饮下。」


……原无乡变回人了?!


「好友,你如何恢复人身?」


原无乡哭笑不得,拍拍倦收天的脑门。「什么恢复人身,吾是妖怪不成?做梦了罢。」


倦收天心神犹惊,原无乡趁机将醒酒汤灌下。北大芳秀浑然不觉,只顾看原无乡。


直瞧的原无乡十分不自在。「好友,为何这般看我。」


倦收天盯住原无乡颊边两簇白毛若有所思,神情难以言说。




the end




原文繁体打字,后繁转简体,所以“”符号都是「」

评论

热度(16)

  1. 百脑汇服务站浪墟 转载了此文字